Document

接受比特币付款 在以太坊上发歌 当音乐遇上区块链

2019-05-14 10:20

4405

浏览总量:4405

头条新闻 | 头条新闻详情

5月1日,获得格莱美奖的混音师André Allen Anjos(RAC)与洛杉矶制片人兼DJ Josh Legg(Goldroom)宣布,他们已经推出了新的唱片公司Minerva Music。利用以太坊来分发他的音乐产品并与他的用户互动。

这并不是André首次利用以太坊来分发音乐产品。早在2017年,André已在以太坊上发行过完整的专辑。

已经有多位歌手表示愿意接受加密货币支付。

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Spotify也试图利用区块链技术,绕过大型唱片公司和艺人合作。

音乐界一直都拥有接受加密货币的潜力。

歌手和加密货币

2017年,加密货币Monero(门罗币)曾宣布,有45名音乐人和5家在线商店在圣诞假期接受加密货币支付,并向那些使用加密货币支付的人提供折扣。

参与该项目的名单中,包括了不同类型的各种大牌明星音乐人,像摇滚乐队Weezer、说唱歌手G-Eazy、金属乐队Slayer、老牌乐队B-52s、乡村音乐女王Dolly Parton、创作歌手Morrissey等。

Monero是一个创建于2014年4月的开源加密货币,注重隐私、分权和可扩展性。截至发稿前,其市值为90.71亿元,市场价约为535元/个,是市值排名第12的加密货币。

说唱歌手G-Eazy曾表示:“随着加密货币越来越受欢迎,我的粉丝在纠结怎么购买我的作品时,又多了一个选择。”

这样的事例不在少数。

2014年,知名的歌星50 Cent、Mastodon等,早已宣布他们支持比特币支付。

2015年10月,英国女歌手伊莫金.希普(Imogen Heap)把她的新歌《Tiny Human》发布在以太坊的区块链上,用户只需要将以ETH存入其账户即可获得MP3文件的使用权

2017年,冰岛歌后Björk的新专辑《Utopia》接受了加密货币付款,通过官网预购专辑还将获得100枚加密货币AudioCoin作为奖励。

AudioCoin成立于2013年,代币发行于2015年,从发行至今,虽已严重跌破发行价,但仍一直在与音乐相关产业合作。

不仅接受虚拟货币支付,音乐人还自己发行代币。

2017年,音乐人Gramatik在苏黎世推出GRMTK加密货币。该货币是粉丝们直接提供给Gramatik的,可以削减品牌和分销商的利润抽成。

GRMTK发行后,在前24小时内已经将1/4的GRMTK代币卖给了粉丝。

”在GRMTK代币中嵌入的不仅是我创作作品的权利和版税,还有所有艺术家、所有人的自由和理想与哲学。“Gramatik说,这不仅是艺术的运动,也是心灵和精神的运动。

同时,音乐平台也在研究并推出区块链技术的应用。

其中包括,IBM音乐版权涉足区块链系统、正版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Spotify、提供在线音乐服务的PanDoRa音乐电台等。

流行音乐与加密货币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也包括相关歌曲的创作和区块链概念的涉及。

像坎耶·维斯特(Kanye)、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水果姐”凯蒂·佩里(Katy Perry)等一线明星,都曾提到过比特币。

包括,美国说唱天王艾米纳姆(Eminem)在2018年发布的新专辑《Kamikaze》当中,一首名为“Not Alike”的新歌也与比特币联系到了一起。

“Remember everybody used to bite Nickel”

“Now everybody doing bitcoin”

——出自《Not Alike》

音乐界为何会钟情于区块链?

格莱美奖获得者、英国歌手Imogen Heap说,能够让艺术家们在更大的范围内掌控自己的音乐和他们想表达的内容,这就是区块链。

那么,音乐圈为何会如此钟情于虚拟货币与区块链?

对音乐人而言,比特币设想的架构显现了许多优点,包括:1、省去复杂中间环节;2、调节权利过度集中;3、追踪资产流向,从而避免信任机制带来的问题。

而以上技术可以解决音乐行业中存在的资金分配,以及版权问题。但这还要先从音乐行业本身存在的问题说起:

1)收益情况

音乐产业是一个“超级明星经济”,一个作品中,很小一部分人占整个收入中比例过大。其中涉及唱片公司、音乐人、演出经纪人、娱乐公司等。

音乐人分为独立音乐人,以及被唱片公司签约的音乐人。

“独立音乐人基本都是高投入低回报的,而签了公司的艺人就是靠包装,火了以后开演唱会比较赚钱。玩儿情怀的音乐人不赚钱,只有走商业的音乐人才可能赚钱。“张锦竹还在成为音乐人的道路上,她对深链财经表示。

据网易云音乐2016年数据显示,独立音乐人的收入主要来自线下演出、巡演和专场演出,这些门票以平均80元/人计算,即便是场均在200人次,一场演出下来,扣除人员和出行等各项费用,可能演出收益仅几千元。

甚至这样的收益,很多音乐人也并不能达到,而更多的独立音乐人还在收支平衡点挣扎。

所以多数音乐人最终会选择签唱片公司。

但于唱片公司而言,投资艺人是极大的风险投资。所以,唱片公司会制定极其苛刻的条款,从而确保公司自身的利益,

有数据显示,在行业总收入中,音乐家平均赚取约20%。但一项研究曾表明,在77%的音乐收入中,音乐家实际的收入才占1%。

“前期签进去基本上得不到收益,因为公司包装你是要花钱的,而稍微出名一点的音乐人发布专辑基本上是平台和音乐人七三分。“张锦竹表示,当然也需要看公司的具体方案。

艺人前期签入后,唱片公司还需要根据艺人未来的投资价值,对其支付预付款。若违约,大多数艺人需要偿还预付款,而很多艺人是偿还不了自身预付款的。

所以,预付款使艺人成为“金钱的机器”,只有不断为签约的唱片公司创收,才能维持他们自身创作生涯。

同时,艺人还面临着公司将资金分配给更有“潜力”的音乐人,而自己被搁置。毕竟“成功”的概率极其渺小。

在支付完预付款前,艺人是没有任何收入的。在支付完预付款后,也仅能得到约自己收入的20%。

根据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人生存现状与版权认知状况调查研究报告》,近30%的音乐人从音乐上面没有获取过一分钱的收益,有70%的音乐人必须要从事兼职工作。

区块链在其中的作用,将音乐制作中相关环节转移至区块链,减少众多社交媒体和集成系统等中间代理环节带来的时间和经济成本。缩减中间人的分成现象,使得音乐创作的贡献者将主要是受益者,从而保证音乐人到手资金的充足性。

同时,可以实现粉丝经济最大化的新可能,使歌迷和爱好者拥有决定权,使发掘新人的过程也比较民主化,艺人有更多冒出来的机会。

2)版税问题

版税在于“制作人员名单”问题。几乎所有的歌曲录制都是填词人、歌手、音乐家、制作人、录音师和其他人共同合作完成的。

但最终创作者往往会将他们的权利卖给唱片公司和出版公司。当歌曲被播放、现场演奏时,这一权利使得与歌曲相关的所有贡献者应被支付版税。

可很多制作人或歌曲作者,根本拿不到版税。在面临侵权行为时,他们毫无办法。

张张现在是一位独立音乐人,15年前,他以原创歌手的身份,曾多次起诉过唱片公司未给他最基本的版税。

“打了几次官司,虽然最后赢了,但只赢了可怜的一点点,连律师的跑路费都不够。“张张几乎绝望地说。

来来回回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最终虽然赢了官司,但获取的补偿却少得可怜。

拿不到版税的同时,艺人也完全不能掌握自己的收入情况。

艺人版税的获取,会经过多重中介,而每一重中介都有自己的会计处理过程、费用结构和报告标准。

“歌曲被唱片公司发行后,最终我基本只拿到了2000元。”对于原创歌手张张而言,他觉得自己拿到的版税是嘲讽。此外,张张还会经历歌曲流量被虚报,或是没有公信力的销量监督。

在音乐行业,区块链能够改变音乐的发行并促进其货币化,使艺人能与他们的粉丝有较强的联系。

“只有区块链可以让音乐人和歌迷真正能够做主。“张张说。

区块链创建的透明体系,可以追踪歌曲所有权、数字资产等。若有人没有得到报酬,大家就会知道,并自动分配给每一个为专辑做出贡献的人。

大公司的布局

“我相信区块链是没问题的。“张张非常认同区块链的理念。

对于音乐行业正在面临的所有问题,区块链技术并非都是最佳的解决方案。但至少,这种技术能够在某种程度上使竞争的赛道更加公平一些。

然而,并非所有的人都对此欢迎,尤其是对于音乐行业中那些从缺乏透明度中获利的人,或者是垄断型公司等。

据信息报道,比如:环球、索尼、华纳,这三巨头在整个音乐行业中的份额高达80%左右。

2018年,当流媒体音乐公司Spotify与独立歌手达成直接授权协议,让歌手彻底绕过大型唱片公司时,大型唱片公司曾表示,他们不支持Spotify通过各种方式开展“地下活动”。

不仅如此,早在2017年,Spotify已经收购了区块链创业公司Mediachain Labs。

相关资料上显示,Mediachain要解决的,是一个互联网上一度几乎不可能解决的问题——帮助创建数字媒体的人将自己的身份与其作品关联起来。

但比较高调的收购案过后,Mediachain关于在技术上的进展并未有太多披露。

当然,区块链在应用落地上一直面临着困难。比如Token价值的不稳定、技术攻关、落地操作的艰难、合规性难以实现......

“慢慢来,关于我们项目等以后时机成熟时再说。“张张自己也在酝酿关于音乐区块链的项目,但是他还在等待时机。


评论

24 23

星级评价:
本文推荐
视频教程

sgip1